main

AllDSU HomepageUncategorized

51狠狠操 _温六的绝活

2019-08-20 12:13:36

民国年间,路州城里出了个能人,名叫温六,他有一手做轿子的绝活,轿夫们都说,温六做的轿子外观气派华贵,而且抬着最舒服,分量轻,不压肩,走起来一点响声都没有,接口之间严丝合缝,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,要知道,那时的木工是不用钉子的,全靠木头之间的咬合力。要搁现在,温六这双巧手,也算得上是“民间艺术家”了,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,他空有一手绝活,却连肚子也填不饱。

温六的绝活

自从推翻了清政府,坐轿子的人就渐渐少了,这样一来,温六家的日子也就越发艰难了。

这一年,温六的女儿小莲十四岁,儿子温贵十岁。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小莲见一家三口吃了上顿没下顿,就进大军阀李世仁府里做了丫鬟,挣点钱贴补家用。

这李世仁有个独生女儿李媚,胖得要命,足足有 180斤。她不但长得丑,而且从小娇生惯养,刁蛮任性,二十多岁还没找到婆家。李媚为这事心头窝火,整天拿丫鬟们撒气,不是打就是骂,要不就用针刺,穷人家但凡有点活路,都不愿女儿到她这里去受苦。小莲每天提心吊胆,小心服侍,还是免不了挨打受骂。

这天,李媚出门游玩,小莲难得有片刻清闲,便悄悄找出温六给她做的小花轿,拿在手上把玩。那小小花轿半尺见方,雕龙画凤,做得极为精致。小莲正玩得开心,没想到李媚半路突然回来,一脚踏进门,见了花轿,顿时气红了眼,你想呀,花轿是姑娘出嫁坐的,李媚见了能不气吗?她上前一脚将花轿踩碎了,让人下死力将小莲一顿好打,扔进了柴房。

可怜的小莲当晚就断了气,死个丫鬟对李家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,只是将尸体发还苦主,连大洋都没赔一块,说是小莲偷东西被抓,畏罪自杀的。温六悲愤欲绝,可哪敢说半个“不”字,只得咬碎了牙往肚里咽,痛哭一场了事。

一个多月过去了,温六还没从丧女的悲痛中解脱出来,这天,他在家里闷坐,想起小莲,又忍不住掉起泪来。这时,四个荷枪实弹的卫兵闯了进来,为首的,正是李世仁府里的管家。卫兵们不由分说,先将温六的儿子温贵捆了起来,温六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吓得两腿发软。管家吩咐两个卫兵将温贵押走,然后吹胡子瞪眼,对温六说:“温六你给我听着,李大帅的小姐要出嫁,限你七天之内,为小姐做一顶合适的轿子!大帅这可是瞧得起你,你可得用心了,做得好,重重有赏,做得不好,哼哼..”

原来,一个下级军官为了巴结李世仁,让儿子迎娶李媚,李世仁正为女儿的婚事发愁呢,听到有人提亲,这可真是瞌睡有人送上枕头,当下也不管门不当户不对了,喜笑颜开地答应下来,命管家去大肆操办,不能委屈了宝贝女儿。

李大帅要嫁女儿,自然来奉承的人多,事事办得顺利,唯独一件事,让管家犯了难,就是李媚坐什么花轿的问题。李媚太胖,平常轿子根本坐不进去,好不容易找了顶大轿子,装上 180斤的石头,两个轿夫一抬,根本抬不动,再一用力,连轿杠都断了,到哪里去找李媚坐得进去、轿夫又抬得起来的轿子呢?管家想来想去,在路州城里,这活只有温六做得了,可温六的女儿刚死在李府,怕他不答应,便先绑了温贵。

管家拿出十块大洋,让温六马上买料,开始制作。温六摇了摇头,冷冷地说:“这样的轿子,我也做不出来。”管家早料到温六会拒绝,冷笑道:“哼哼,李大帅说了,你做也得做,不做也得做,由不得你,不然就让你儿子当炮灰去!”温六气极,流着泪说:“你们这是逼公鸡下蛋呢..”管家阴沉沉地一笑,扔下一句:“七天之后,我来验货! ”

管家让剩下的两个卫兵把温六看管起来,别让他跑了,要买什么东西,统统让卫兵去办。温六被逼得没法子,每天闭门不出,只盯着家中的一顶小花轿发呆,什么活也不干。

这顶小花轿也是他做给小莲玩的,他只有这个手艺,只能做这些给女儿当玩具。他大帅家的女儿是人,咱穷人家的女儿也是爹娘的心头肉啊!温六没什么给女儿的,只希望将来女儿出嫁时,拿出最好的手艺,精雕细琢,为女儿做顶最气派最漂亮的花轿,可如今..欺人太甚的是,这些人还逼他给害死女儿的仇人做花轿!温六心里气哪,又无可奈何,只是一个劲地掉眼泪。

三天后,李媚和管家跑来查看,见温六没开工,大发脾气。李媚将那顶小花轿踩得稀烂,大骂:“你再不干活,我用针把你眼睛刺瞎!”温六像个木头人一样,呆呆地望着被踩烂的花轿,李媚叫人用鞭子抽他,他也不动。邻居们见了都偷偷抹眼泪,悄悄议论说,温六这下死定了,他这是在等死啊!

可谁都没想到,第五天夜里,院子里响起了锯木头的声音。两天两夜,温六不眠不休,到第七天傍晚,一顶大花轿端端正正地摆在了李府。

这是一顶带帷幕的暖轿,全用硬木做成,雕龙画凤,轿杠是上好的白腊杆,全部漆成红色,透着喜庆;尤其难得的是,轿身看起来并不庞大,可掀开帷幕,里面的空间却极为宽敞,看得出,温六是花了心思的。

李府里围观的下人们私下都说,能用这么短的时间,做出这顶花轿,温六真是能人啊!可抬来轿子的两个轿夫却暗暗叫苦:这轿子不装人都太沉了,再装上 180斤的李媚,还抬得动吗?

李世仁沉着脸,围着轿子转了一圈又一圈,查看来查看去,生怕温六做了什么手脚,到时让李家出丑。温六站在一边,心里紧张得要命,他知道,自己和儿子的生死,全在这轿子上了。

按规矩,李媚现在是不能试坐花轿的,因为“大姑娘上轿—头一回”嘛。李世仁想了想,吩咐两个卫兵摘下帷幕坐进去,这两个卫兵加起来足有二百多斤,三尺来宽,居然挤着坐下了。紧接着,两个轿夫使足了力气,吆喝一声,那轿子居然被抬了起来,轿杠被压得弯成了一张弓,可并没有断!两个轿夫走了一圈,放下轿子跷起了大拇指,说别看不装人时挺沉,一旦装上人,居然不觉得特别沉。

现场一片赞叹之声,李世仁脸上露出了笑容,令人把温贵带出来,放温六爷儿俩回家。

三天后,是李媚出嫁的日子,李府摆足了排场,宾客云集,热闹得很。李媚披着盖头坐上了花轿,吹吹打打地送往城西婆家。

两个轿夫走了没多远,就觉得轿子乱晃,听见李媚大声号哭起来。按规矩,大姑娘出嫁是要一路哭到婆家的,大伙也就没在意。等到了婆家,新郎倌一掀轿帘,眼前竟是一块木板遮挡着,看不见花轿里面,连忙找人砸碎木板,一看,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只见李媚被牢牢地卡在轿子里,脸色青紫,两眼翻白,看样子,是被活活吓死的!

这可不得了,李世仁又惊又怒,抓住轿夫一顿拷打,轿夫们说,好像听到李媚叫什么“小莲”,李世仁马上去温六家抓人,可连根人毛也没捞到。

这事很快传开了,人们私下都说,这是报应啊,李媚为花轿害死了小莲,小莲就在花轿里将李媚吓死。

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温六知道,他在花轿上做了手脚:首先,这花轿的四个轿脚有机关,内藏弹簧,弹簧一头连到座位底下,另一头连着钢球,轿子里没人时,钢球缩在轿脚里,不着地,由于轿子自身很重,放在地上时,四脚都钉进地里,抬起来很困难,可一旦坐上人,钢球就被压得着地了,起轿时能在地上短距离滚动,轿夫也就觉得坐上人后反倒省力了,一旦走起来,配合得当,倒不费力了。

而真正将李媚吓死的,却是另外的机关:那李媚生性好动,哪里肯顶着盖头老老实实坐到婆家?花轿没走多远,她就扯下盖头到处看,身子一阵动,触动了座位底下的卡簧,卡簧弹起,两边的木板一齐向里弹压,将人卡在里面,动弹不得,然后轿帘处的一整块木板就会落下来,将轿子封得像个棺材一样,而落下来的这块木板上竟然贴着小莲的照片!

李媚哪知道这些机关,她见自己像是坐进了棺材,又看到木板上小莲的照片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,以为小莲来向她索命了,她人胖,心脏本来就不好,被这一吓,就一命呜呼了。就这样,温六为女儿报了仇,他不敢在路州城久留,带着儿子逃到乡下,隐姓埋名,再也不做花轿,这一手绝活也就慢慢失传了..